非遗系列电视纪录片《即将消逝的文化印记》之《掌上的功夫》解说词

downLoad-20181116093156.jpg

downLoad-20181116093206.jpg

清晨,一轮朝阳喷薄升起,惊飞的宿鸟穿林而出,啁啾欢唱,沉睡的世界从昨夜的梦中苏醒,空气中传来叮当作响的敲击声。阳光和炉火映照着一张古铜色面庞,苍劲有力的手臂随着铿锵的节奏上下摆动,一团火焰在眼眸中飞舞跳荡,定格成一尊劳作者的生动造像。

李生清是青海湟中非物质文化遗产马掌制作技艺第三代传人。这门传家手艺由祖父那一辈开创奠定。上世纪初,血气方刚的祖父李纳为了养家糊口,分担家庭的生活重担,向身为铁匠的岳父拜师学艺,专心学习打铁技艺,希望学得一技之长,可以有个兴家立业的傍生绝活。二十出头学成后自立门户,开了一家铁匠铺,专门打造马蹄铁、马掌钉、镰刀、斧头等日常生产生活铁器用品。祖父病故后,这份手艺和家业传给了儿子李元德,也就是李生清的父亲。父亲为了精益求精,让打铁技艺更加进步成熟,特拜地方名师肖马有、丁俩目门下学习深造,出师后全心投入李氏马掌制作工艺的技术研发,并带领三个儿子努力将家传手艺发扬光大,不断拓宽生产和销路,和周边商户密切合作,逐渐声名鹊起,广泛赢得业内信誉和用户认可,被西纳川的老百姓亲切地称为耳朵儿铁匠。

【同期声】(李生清) 谈父亲外号的由来和含义,如何为兄弟几个亲手传授技艺,带着他们四处揽活做工,经受了怎样的艰辛困苦。

说到马掌,年轻一辈的脑海中几乎鲜有清晰的概念认知。因为它的承载体——马已经离我们现代生活越来越远。它属于古老游牧文化的图腾符号,也是传统农耕文明的生产生活工具。在人类历史漫长的发展演进中,马的角色和使命被更多地捆绑在雄图王霸的杀伐争战中。凡有攻城略地或兵临城下的战争桥段,我们总会注意到一个非常霸气的词频繁出现在史册上——铁蹄。这是马掌被中国历史所赋予的特有的文化称谓,诗意而铁血,令人血脉贲张又不寒而栗,因为它往往代表着征服和屠戮。当穿越历史的烽火云烟,在今天喧嚣浮躁的时代,它的铿然足音又会留下怎样的回响?

【同期声】(文化民俗学者或业内专家) 谈马蹄铁的前世今生和功效作用,以及马掌制造业在河湟地区的发展流脉和生产状况。

马是奇蹄动物,马蹄基本由两层构成,和地面接触的一层大约有2-3厘米厚的坚硬角质,上面一层是活体角质。由于在奔走行进中,经常受到地面摩擦和积水腐蚀,角质层很容易磨损脱落。因此,通过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经验,人们学会了打制和使用马蹄铁保护马蹄,延缓磨损,让马蹄更加坚实有力地抓牢地面,无论是骑乘和驾车都能行动自如。马掌大致分为走马掌、牧马掌和耕马掌,针对马骡驴等牲畜的身体特性,均有不同重量和规格的制作要求。其中,走马掌的重量和尺寸最大,达到1600克重、4到5公分宽。李氏马掌还分为七眼掌、六眼掌、四眼掌等不同款式。

【同期声】(李生清) 谈李氏马掌的制作技术、工艺流程和产品特色。

马掌也被称作马蹄铁,传统上采用常见的低碳钢材料。随着时代进步发展和市场需求变化,如今更多混入铁和铝合金等不同材质。李氏马掌主要取材于国标钢筋,经炉火高温煅烧、淬火沾水,然后锻打铸造而成,尤其讲求10火120锤的传统工艺标准。整个马掌制作过程需要百倍的心血投入,火候分寸的拿捏恰到好处,淬炼锻打一气呵成,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大意,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,所有努力只能换来一副废掌。使用废掌会给马儿带来不适,造成更多的安全隐患。正因为独特的工艺技术和对产品质量的精益求精,李氏马掌过硬的品牌信誉让用户非常信赖。青海解放后,父亲还带着他们兄弟三个,为驻扎在上五庄的解放军骑兵团打造马掌、掌钉和借马掌。

【同期声】(李生清) 谈六十多年前为解放军打造马掌的珍贵记忆和内心感触。

百年基业,三代传承。作为祖祖辈辈生活在民间底层的工匠手艺人,李氏一家饱受创业传艺的辛酸荣辱,也见证了新旧时代的变迁带给这个行业的盛衰沉浮。随着社会飞速发展,在现代市场经济影响和多元文化渗透下,马掌的存在意义和生产价值似乎已不合时宜,渐渐被时代冷落和摒弃。而李氏马掌复杂的工艺流程和严格的技术标准,也让年轻一代的学徒们望而却步,更多的人耐不住枯燥和寂寞,往往半途而废。再加上传统民间手艺大多采用口传心授的古老方式,传男不传女、传里不传外的保守观念根深蒂固,严重制约着技艺水平的提高和行业可持续发展。随着老一辈匠人相继离世,人才凋零,青黄不接,致使马掌制作技艺面临人亡艺绝、濒临失传的生存困境。

【同期声】(李生清) 谈目前的行业状况和传承困难,表达内心的困惑和担忧。

时代的发展趋势和社会大环境的制约影响,也让固有的传承体系名存实亡。纵然这一代师傅人在艺在,但要找到可以放心托付衣钵的传人弟子,也是难乎其难。即便是李师傅的亲生子女,对传承三代的家族手艺也似乎了无兴趣。年逾花甲的李师傅膝下有一男三女四个孩子,女孩自然跟烟熏火燎的打铁活儿天生无缘,唯一的儿子心高气盛,嫌钉马掌又脏又累,赚不来钱又没有任何前途,还不如另谋发展。目前在海西州德令哈市开了家老严烤羊肉馆,生意做得红红火火,已步入正轨。虽然和李师傅的期望稍有不符,也总算是跟炉火沾了点边,老人家在无奈中又多了些欣慰和自豪。

【同期声】(李生清) 谈儿子对继承家业的抵触和拒绝,对儿子的选择所给予的态度和评价,以及对这门家传手艺的发展期望。

所幸的是,在阔野雄风的青藏高原上,马蹄的足音并没有因为时代的细腻而失去原始的粗犷,马匹的传统功用在农牧民生产生活中依然无可替代。尤其近年来草原上各种文娱活动和马术赛事越来越多,马掌的生产销售大有市场潜力。李生清多次踏足果洛、海南、海西等草原牧区,积极寻求销路市场,产品供不应求,深受当地各族同胞的喜爱和认可。这回,他特地带了一批制作好的马掌,西去德令哈销售并挂掌,同时借机探望一下许久未见的儿子。

【同期声】 李生清的言谈感悟,以及和儿子晤面时的交流沟通。

和儿子短暂见面,让李生清老人激动而宽慰。亲情的感动和柔情,瞬间软化了内心的固执。对于下一代人的事业选择和梦想追求,李生清无可厚非也无法左右,就像鲁迅当年对发小的后代那份殷殷期望: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,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。然而,念旧怀旧的深厚情愫,让他始终纠结于古老技艺的生死存亡。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存留和延续,不但需要信念与情怀的执着坚守,还得仰赖政府和全社会的支持推助,在发展中创新,在创新中继承,不断开拓新的产业市场和生存前景。如今,物是人非,辉煌不再,骏马的身姿绝尘而去,遥远的蹄音渐行渐远。李生清独坐小屋,静心凝神,继续在钢铁和炉焰中锻造着掌上功夫,完成先辈的期许和厚望。文图均由西宁广播电视台提供

责编:张晓宏